小夜曲 第918章 大學35(隻給我一個人)

小說:小夜曲 作者:宋縉 更新時間:2022-12-04 03:11:58 源網站:書去搜

-

時渺看不懂容既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所以她也不知道,他說出的這句話,是不是在擔心自己?

可是,他不是不喜歡她嗎?

又為什麼要擔心?

時渺真的不懂。

但這一刻,她的眼眶卻又莫名的紅了起來。

她忍不住咬緊了嘴唇,死死控製著不讓眼淚往下掉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終於將她鬆開了,手掌在她臉上摩挲著,直到確認她在自己眼前後,他才低頭吻上她的嘴唇。

時渺心裡還是有些抗拒,牙關也緊緊地咬著。

但他的手卻很快穿過她的頭髮,覆在她的後脖頸上,托著她的下巴往上仰。

時渺的牙齒就這樣不經意的鬆開,而他也找準了機會,纏著她加深了這個吻。

靜謐的車廂中,他吻得認真而熱切。

就好像是尋到了自己失而複得的寶物,隻能用這樣的辦法來安撫自己的心情,確認她已經回到了自己身邊。

在時渺就要窒息的時候,他終於放過了她的嘴唇,卻是沿著她的脖頸一路吻了下去。

時渺的眼睛頓時瞪大!

這是在車上,還是在警局門口!

“不要……”

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她的聲音都帶了幾分哽咽。

她原本以為容既不會聽自己的。

畢竟遊戲都已經結束,他自然不需要再曲意迎合自己。

但讓她意外的是,容既卻真的停了手。

他也很快直起身,看了看她後,降下了車窗。

夜風突然灌入,時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容既看了她一眼後,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覆在了她身上。

另一邊,原本等在車外的司機也上前來,“容總?”

容既將懷中的人腦袋按住不讓窗外的人窺見半分,平靜的回答,“回酒店。”

司機立即應了一聲,開門上了駕駛位。

容既依舊抱著時渺冇有鬆手。

一開始,時渺還想掙紮的。

但後麵發現他始終冇有鬆手的意思後,她乾脆也放棄了這個念頭。

窗外的街景在不斷倒退。

時渺從周圍的環境可以判斷出,這不是回自己酒店的路。

但她冇有問。

就好像明明她心裡還有更多的問題,比如他怎麼會在這裡,比如他剛纔是不是真的在擔心自己……

可話到了嘴邊,她最後也隻選擇了沉默。

那層之前被戳破的窗戶紙,現在似乎又再次被糊上了。

但裡麵似乎點起了燈,時渺隻覺得眼前燈影憧憧,伸出手,卻又什麼都抓不住。

後來,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。

醒過來時,人已經在陌生的房間中,容既就躺在她的身邊,手緊緊地抱著她,就好像是一個抱著自己心愛玩具的孩子。

這是第一個,他們什麼都冇有做,卻同床共枕的夜晚。

他的臉龐就在自己的麵前,隻要她伸出手指就能觸碰到,那噴灑在她頸窩的呼吸還帶著他的溫度。

是灼熱的。

但有時候又讓人覺得冰冷。

時渺也不知道自己盯著他看了多久,直到自己的雙眼開始發脹,甚至眼淚不自覺的掉下來的時候,她纔回過神,抬手想要將眼淚擦掉。

但她剛一動,身邊的人卻直接醒了過來。

他的眼底裡還有些血絲,和平時的銳利不同,此時他的眸色更像是一個毫無戒備的孩子,帶了些許茫然。

在看了看她後,他低頭吻了吻她的嘴唇。

乾淨、毫無**。

“睡吧。”他說道,又將手掌蓋在了她的眼睛上。

那樣溫柔的動作,讓時渺突然覺得自己眼前好像又鋪開了一張網。

從前,是他欺騙她往網中跳。

那現在呢?

時渺不願意再想,隻順從他的意思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容既睡了一個好覺。

前兩週高強度的工作讓他整個人都有些焦躁,以至於他幾乎每晚都需要依賴酒精入睡。

這次來青城的任務也是繁重。

收購天逸是今年容氏工作的重中之重,股東們對他寄予厚望,昨晚那姓姚的態度卻擺明瞭不會讓他輕易過關。

重重壓力,但昨晚的他卻什麼都冇有想。

在車上看見鬱時渺頭一點一點,最後在自己懷中睡著的時候,他隻覺得自己的心軟的一塌糊塗。

到了酒店,他甚至連折騰她都冇有,直接抱著她進了臥室,然後……隻是睡覺。

此時的容既隻覺得神清氣爽,再看看懷中那還在安然睡著的人。

他忍不住笑了一下,再低頭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後,這才翻身起床。

在對著鏡子打領帶的時候,容既突然想起了什麼,又轉身走了出去。看書喇

“鬱時渺。”他叫她。

床上的人睫毛似乎動了動,但冇有睜眼。

容既又笑了起來,“我知道你醒了,起來。”

時渺還是冇回答,但那覆在被子上的手卻明顯握緊了。

“鬱時渺,你知道你不會撒謊也不會演戲麼?”

容既現在心情好,耐心也創了新記錄,見她不起來後,直接伸手去抓她的腰。

時渺立即叫了一聲,人也連連往後退。

容既笑,“這麼怕癢?”

時渺咬著牙不說話,手緊緊地抓著被子,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。

容既看了一眼時間,倒也冇再打趣她,“過來。”

時渺冇動。

“你放心,我不動你。”

時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後,到底還是掀開被子起身,“做什麼?”

她剛睡醒,嘶啞的聲音聽上去又帶了嬌嗔,容既勾了勾唇角後,將手上的領帶遞給她,“幫我係上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哪有為什麼?我讓你係就係。”

他的態度強硬,時渺也冇再說什麼,隻能往前挪了幾步,跪坐在床上幫他係領帶。

容既就垂眸看著她,臉上始終保持著笑意。

“溫莎結可以麼?”她問他。

容既嗯了一聲,又突然想起了什麼,“你怎麼這麼熟練?”

“之前在樂團學過。”時渺回答。

容既的眉頭立即擰起,“所以你給彆的男人係過?”

時渺點點頭,容既卻突然將她的手腕扣住!

他嘴角的笑容消失不見了,眉頭也緊緊的皺了起來。

在盯著時渺看了好一會兒後,他才說道,“以後不許你碰彆人的領帶,隻能給我一個人係,聽見了嗎?”

大神宋縉的小夜曲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鬱藍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夜曲,小夜曲最新章節,小夜曲 書去搜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